客服热线:023-86188289

香港本土电力企业是这样给“一带一路”缺电国家供电的

2017-09-18来源:工业能源圈
核心摘要:“很多人看到注册地是开曼,都不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。”欧阳泰康对界面新闻记者说,多数人的印象中,在开曼和维京群岛注册的公司几乎跟实业不沾边。“我们是香港本土的电力设备生产商及发电运营商,已经有二十多年了

“很多人看到注册地是开曼,都不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。”欧阳泰康对界面新闻记者说,多数人的印象中,在开曼和维京群岛注册的公司几乎跟实业不沾边。“我们是香港本土的电力设备生产商及发电运营商,已经有二十多年了。”

香港本土最为有名的电力公司有两家——中华电力有限公司(下称中电)和香港电灯有限公司(下称港灯)。前者主要为九龙新界区供电,后者则主要供电给港岛区。

“我们是(香港)第三家电力公司。”欧阳泰康是伟能集团国际控股有限公司(01608.HK)(下称伟能)的联席首席执行官。

多年前的产业转移,导致香港的本土制造业所剩不多,电力企业尤为稀缺。

伟能是私营燃气发动机式分布式发电站营运商,业务包括系统集成业务(SI)以及投资、建筑及营运业务(IBO),主要出口功率输出为800KW及以上的系统集成发电机组。

伟能在香港成立、运营,有一个系统集成工厂设在深圳。香港公司有80个员工,国内工厂有150人,全球员工有250多人,再加上缅甸、印度尼西亚等地的本地雇佣政策,伟能的海外员工有800多人。

2015年,伟能营收12亿港元,过去三年的复合增长率达45.1%。欧阳泰康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目前公司IBO业务去年毛利率为56%,同期SI业务毛利率为20%。

直到去年11月,伟能才在香港上市,公众持股占25%,目前市值为130多亿港元。欧阳泰康称在一定程度上受到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影响。

“一带一路”沿线涉及26个国家和地区。这场以基础设施为主的投资盛宴高达1.25万亿美元,需要成千上万的工人,需要许多起重机和挖掘机,需要很多新的大坝、电站和电网。

“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基础设施呢?”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副行长、首席行政官吴洛基9月11日在香港“一带一路”高峰论坛上说,大多数需求是在电力和能源供应方面,大概占到了50%以上;排第二位的是交通。

“能源和交通占到了(一带一路)基础设施投资的绝大部分,未来需要考虑能源和交通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。”吴洛基说。

主业为分布式发电的伟能认同这个判断。

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多为发展中国家,油气等资源丰富,但基建落后。这些国家的经济在慢慢起飞,需要完善基础设施。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配套政策中关于投融资的金融安排,比如亚投行和丝路基金,还有撬动全球游资的配置渠道,让这些国家看到了吸收外资完善本国基础设施的机会。

一场以“资源换外资”投资基建的交易需求,让各方都嗅到了商机。这些沿线的发展中国家亟待拿到资金,上马基建项目。

“没有电的话,港口和公路这些基建项目无法上马,连‘三通一平’都做不到。”欧阳泰康说,中国和香港电力供应充足,甚至过剩,无法感受缺电对工业和生活的影响,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则因为缺电无法建设港口和工厂。

“缅甸有70%的人缺电;作为东盟最大的经济体,印尼供电覆盖率只有75%;作为纺织和漂染行业转移重心的孟加拉国,缺电比例达到30%。”欧阳泰康说。

巨大的电力供应缺口,让伟能做出上市集资并投资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决定。欧阳泰康说,新兴市场不断增长的电力需求,将使2015-2020年发电机组全球市场的销售收入以约8.7%年复合增长率的速度增长。

2016年11月24日,伟能在港交所挂牌上市,募资16亿港元。这些资金将主要用于投资东南亚、南美和中东的电站。

作为私营企业的伟能,投资的首要目标是求回报。欧阳泰康说,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的各种明暗投资风险,也看到一些大型企业投资进去各种“栽坑”。

大型电站一般会和当地签署20-25年的长期合同,前期需要铺设基础设施。一旦开始铺设基础设施,项目中途出现问题,很难再撤走投资。

伟能为了避免这种风险,选择规避原料风险,只供应电力设备和运营。欧阳泰康说,只有在政府提供天然气、柴油等原料,土地已经获批,油气、电网、管网等已经准备好的时候,伟能才会来投资。

这些国家对项目的要求时间紧,希望四五个月就能供电。伟能能够在半年左右实现供电,然后以收取电费的方式回本。

与签订长期合同的大型电站不同,伟能提供的是分布式供电,属于小规模供电,靠近住户。“一般会签订5年合同。”欧阳泰康说。

目前,伟能共有8个海外电站项目。在缅甸有三个供电项目,其中两个50兆瓦,另一个140兆瓦;印尼有三个;孟加拉国和秘鲁各有一个。

一旦出现风险,伟能可以在三天之内搬走供电设备,撤回投资止损。

伟能在“一带一路”的投资也不是单打独斗,而是和中国国有企业携手出海。

中信泰富是伟能的基础投资人,投资股比为8%。欧阳泰康说,中信泰富一般投资大型电站项目,伟能提供3-5年的短期供电项目。伟能和中信泰富抱团出海,各取所需。

此外,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在伟能上市之前就是其股东,双方到目前为止共同采购发动机巨头罗尔斯·罗伊斯(罗罗,现已被西门子收购)和MTU(戴姆勒-奔驰集团下属柴油发动机制造商)的发动机,并且都对“一带一路”投资感兴趣。

未来两三年,伟能将考虑在市场成熟的发达国家投资分布式发电。(周小飏)

(责任编辑:小编)
下一篇:

国家电网全力抗击超强台风“利奇马”

上一篇:

国内首套电缆接头快速恢复成套装备研发成功

免责声明
• 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,请读者仅做参考,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、触犯法律的内容,一经发现,立即删除,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。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及时联系我们 service@gandianli.com